钦州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诸天仙武 第十一章 历史的真相……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2:03 编辑:笔名

诸天仙武 第十一章 历史的真相……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秦汉以来,天师张道陵整合黄老之学

,创立之后,与在差不多同一时间流传进来的梵门之争斗就一直不曾停息。

毕竟,同行是冤家啊!

为了争夺有数的信众,两家的争斗从未停止。

道统之争,不死不休!

所谓的梵道交好,从来都是说说而已,真要论起来,这两家的仇恨可是大了去了。

就拿茅山一宗来说,王知远师尊之前的那位茅山掌教,就是赫赫有名的道门大宗师陶弘景,要论起道门之中的地位,别说宁道奇,就是后世的令东来之辈也远远及不上他。

此人编纂了第一本道门神仙谱系《真灵业位图》,乃是道门信仰正式成熟的一个重要标志,具有里程碑般的意义,当之无愧的绝代道宗。

他之一生传奇无比,跨宋、齐、梁三代,经历可谓复杂。虽然梁武帝对其恩遇有加,也有“山中宰相”之誉。但是在南梁时期,禅宗初现,菩提达摩渡江而来,压倒天下,那时却是举国崇佛的大环境,所谓南朝四百八十寺,说的就是这个。

陶弘景作为道门代表人物,迫于压力出走远游。最后以道门宗师的身份,前往鄮县礼阿育王塔,自誓受戒,佛道兼修。正是如此才让茅山宗避免了如寇谦之的新天师道一世而亡的下场。

即使如他这等一代大宗师的人物,为了道统延续也不得不牺牲自我,受戒入梵,晚年郁郁而终。

否则,以他之天资,未尝不可破碎虚空。

正是因为此事,茅山宗历代以来,与梵门之关系简直势如水火,对于宁道奇这等与梵门穿一条裤子的道门宗师更是深恶痛绝。

其实不光是茅山宗,在整个道门里,无论是北方之首的楼观道,还是南方的天师道,以及茅山宗,这些道门领袖,对于宁道奇这个人都是痛恨无比,没有直接把他驱逐出门已经是忌惮他大宗师的身份与武功了。

所谓“散人”宁道奇,这个散字可不是随便叫的,宁道奇在道门之中的处境,就是一个山野散人,根本没有哪个真正的道门之人愿意理他,所以他也只能越来越靠近梵门了,只差削发为僧了。

“哼,居然是宁道奇这个混账,李阀,李世民,看来那群秃驴早有准备啊!”王知远或许武功比不上宁道奇,但在道门之中的身份地位却是远远超过宁道奇这等野路子出生的“散人”,所以他可以直接在这里斥喝宁道奇,即使宁道奇知道了也不好说什么。

“师兄不必动怒,梵门既然选择了李阀,我们大不了再选其他人就行了。”何恒上前拉住王知远道。

王知远却是叹了一口气,道:“再选他人?这又谈何容易,世间英豪虽多,但真正是真命天子的又有几个?梵门此次已经占据了先机,我们要想赢他却是千难万难。”

“师兄不必悲观,现在最着急的可不应该是我们,而是岐晖他才是,他楼观道可是北方道门领袖,李阀所在的陇西之地一向是他楼观道的大本营,这一次居然被梵门渗透,他现在恐怕才是要急死的。”何恒轻笑一声,从容不迫道。

岐晖就是那位历史上积极反隋的楼观道主,大业七年,也就是历史上的现在,隋炀帝亲征辽东,岐晖就已预知“天道将改”,告弟子云“当有老君子孙治世”“此后吾教大兴”。后面数年,隋朝果大乱,天下狼烟四起。

李渊起兵于晋阳,直指关中,其女平阳公主屯兵宜寿宫,岐晖以观中粮草相济;后李渊兵至蒲津关,岐晖喜曰:“此真君来也,必平定四方”,遂改名“平定”,并发观中道士八十多人向关前应接,得授紫金光禄大夫;唐军进攻隋都长安前,唐高祖李渊特遣使诣楼观设醮祈福,次日唐军果克长安。

也正是因为此,在唐初之际,楼观道一时大兴,风头无二,后来才被茅山历代追赶而上。

只是这个世界,他却是没有这个机会了,估计梵门的捷足先登,足够让他郁闷死了。

王知远沉吟片刻道:“话是这么说,可是我茅山与楼观同为道门,如今梵门大敌在前,我们也不可坐视不理啊,唇亡而齿寒呀!”

何恒轻轻一笑:“师兄你说的的确不错,我们当前最为要紧的就是要抵御梵门,可是,梵门他们准备的计划的前提就是,大隋之破灭,李渊夺取天下,李世民继承大位。可是现在,杨广可还没死呢,李渊离做皇帝还差了不知多少,而轮到李世民,这更是多少年以后的事情了,更何况即使李渊夺了天下,他也不止李世民一个儿子啊!”

“对啊,梵门他们支持李世民,可李渊的嫡长子可是李建成啊,这里面可大有文章可做。”王知远猛地喜道。

事实上,历史上的李建成绝不是什么不堪入目之辈。他可以长期压李世民一头,除了嫡长子的身份之外,其本身的才干也绝不下于李世民,否则李世民也不需发动玄武门之变,铤而走险地杀了他,直接在政治上赢过他就行了。

当然,历史上的李建成他是信佛的,唐初之时李渊要灭佛,就是李建成阻拦了他,他自己小字叫做毗沙门,藏传梵门与汉传梵门所共同推崇的财神护法就叫毗沙门天王。

真实历史上,支持李世民的其实是道门,而李建成的则是梵门。

只不过这个世界,一切都乱了起来。这个李建成嘛,他背后貌似是魔门。

“果然,家之言与真实历史相差甚远啊!”何恒轻抚了一下额头,笑看向王知远:“师兄,我觉得咱们还是先不要考虑这么多。毕竟,杨广……他还没死呢!大隋究竟倒不倒,这还是一个问题,你我在这里说这么多,又有何用?”

王知远有些迟疑道:“师弟你的意思是?”

“我们去见一见这位陛下吧,看看大隋还有没有救!”何恒道。

“好!”思索了片刻,王知远点了点头。

辽宁治疗妇科医院
蚌埠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荆门治疗盆腔炎方法
辽宁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蚌埠治疗包皮包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