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州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杨立德情人节聊圈内爱情爱情很危险

发布时间:2019-11-24 03:12:35 编辑:笔名

  杨立德情人节聊圈内爱情:爱情很危险

  杨立德

  杨立德:爱情很危险

  身份:音乐制作人、摄影师、创意总监、行销策略专家。成功包装了蔡琴、张雨生、张惠妹等人,创作了大量情歌歌词。

  第一首发表的作品:1987年,徐玮《笔友》(专辑《笔友》)

  情歌代表作:《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奉献》、《谁的眼泪在飞》、《你看你看月亮的脸》、《他不爱我》

  杨立德的爱情箴言:

  ◎太爱会生控制,所有的女生,一旦在结婚那一天,就决定要做一个驯兽师。没有意义的,你在家里是驯兽师之前,他得扮一只老虎,你才能驯他。因为兔子有什么好驯的,为什么要把他当一只老虎呢,你为什么要跟老虎居住在一个屋檐下,你为什么有立志要做一个驯兽师呢?

  ◎相处的本质是相敬如宾,把自己搞美,把彼此搞冷。长期的激情是尊重。

  ◎每个人都希望你的对象是天真的,有孩子气的。但有孩子气有两个可能,一个可能叫做故意的孩子气,太做作了。从来不要有这个念头,我怎样他才会更爱我。你只要做自己。谈恋爱就像谈判,谈判的技巧就是三个字,“我直说”。说我直说,就不叫得罪,叫做天真。因为你讲真话。

  “在童年奔放的海边,为家人拍摄了结婚照。小山来自东京琦玉县,嘉惠是妹妹最小的女儿,拍摄地点是家乡安平童年的海边,终身未婚的我,最擅长的却是结婚照。幸福都是一样的,希望人人都懂得包容与尊敬,像大海一样。自由而且自在。”62岁的杨立德,在微博上分享着他眼里最美的爱情瞬间。他写过“一首比一首苦”的情歌。他终身未婚,却从未远离爱情,或者说,从未远离观察爱情。他写的歌,经常弥漫着切肤的疼痛,好像爱的揭穿者,冷静而质朴地勾勒出爱的每一个真切瞬间。他很少书写甜蜜,他的苦涩让音符纷纷落落、直指人心。他宁愿寻爱的人,记得他的苛刻。他说:我不喜欢爱情里肤浅的东西,爱情很危险。

  对话杨立德

  TH 如果用一句话来讲您的爱情观,您会怎么讲? 婚姻里最理想的伴侣又是怎样的?

  杨立德(以下简称杨):永远的朋友。婚姻里理想的伴侣应该宽容、宽大,母性,又没有控制欲,没有控制欲的母亲很难,所以还是朋友。

  TH 关于婚姻,一些人认为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婚姻抹杀了爱情;有的人认为就是婚姻成全了爱情。您怎么看?

  杨:取决于不同的切入点。从个性来讲人有很多种,从人性来讲人是一种。所以讲婚姻,你要谈从那个角度切入它就是坟墓,从那个角度切入它就是天堂。就看我们现在在谈什么,从个性来讲它是坟墓,从人性来讲它是天堂。因为人性有很多的需求,需要伴侣,需要温暖。

  TH 现在有很多书会教女人如何抓住男人,您的观点是?

  杨:从来就不要有这个念头:我怎样他才会更爱我。不要认为得不到男生的爱我觉得自己很没有价值。只要过好自己的日子,老公就会留在身边。两个人在一起,要互相把角色定位好。定位角色的时候有时也很模糊,现在不是强势、弱势的问题,还是男生强势、女生弱势,都不是。是不是可以互相做成很好的永久的朋友,所以姐姐结婚的时候跟我说了一句话,我非常感动,她说,弟弟,我现在找到我这一辈子的朋友。她没有讲,我找到老公,我要结婚了。我觉得这个概念很好。

  TH 很多女性会认为自己工作很辛苦,为什么还要回家照顾男性,您怎么看?

  杨:现在的女性绝大部分其实是分成很绝对的两部分,中间那部分没有。一个就是想照顾别人,一个就是想被照顾。现在的女性要跟男人做一样的工作,赚一样的钱,付出一半的房租,虽然保持平衡很难,但还是要努力。

  情歌没有告诉你的事

  徐玮《笔友》(词:杨立德,曲:黄晓宁,专辑:《笔友》)

  我的笔友是一个小女孩/小小的字迹从远方寄来/蓝色的信纸还印着紫罗兰 /我的笔友是一个小女孩/祝福跟关怀我等着寄信来/淡蓝色的信放在我口袋/可爱的笑颜令我关怀

  故事原型是杨立德自己:高中时大家都要谈恋爱的,谈恋爱是伟大的,每个人都要应“观众”要求谈恋爱。情窦初开的杨立德和那时的女朋友即使在同一个学校也互相写信。有一次他把抽屉打开时在想:“怎么整个抽屉都是香的呢?”后来他才发现她真用心,她把她的信封里都洒满了香水,然后才递给他。两人分开之后,杨立德创作了人生第一首歌,第一句词:“小小的字迹从远方寄来,蓝色的信纸还印着紫罗兰。”他用第一首作品来纪念第一段恋情。

  3下一页

  (责编: 一个)

彩妆
美容
烘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