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州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生死魂契 第十九章 危机

发布时间:2019-10-12 22:20:05 编辑:笔名

生死魂契 第十九章 危机

拍卖行五号贵宾室。

“就是说你一个玄气境高级的强者,带着十几号灵气境去抓一个毛头小子还失败了?那要你还有什么用?”陈家主阴沉着脸,压抑着怒火。

“家主恕罪,那小子的灵宠是造气境的炼体兽族,属下实在是难以力敌。”黑衣人急忙说出理由。

“造气境?你是在为你的无能开脱吗?”陈家主脸色愈加不善,就那小子也能有一只造气境的灵宠?开什么玩笑。

看见陈家主要动手,黑衣人立刻双腿跪地,道:“属下说的千真万确,属下的疾风魔狼被那灵宠一个冲刺便洞穿了利爪,除了造气境以上的炼体者根本就做不到,句句属实啊家主。”

看着跪地求饶的黑衣人,陈家主一阵思索,难道真的有造气境的强者?这境界都和我一致了。

“既然有造气境强者,你还能回来?你到底还有什么没说?”陈家主上前抓住黑衣人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

脖子被捏住,黑衣人呼吸困难,不过他还是忍着说道:“虽...虽然那灵宠强...强大异常,可...可是那郝公子和他的魂宠却很弱小,所以它才...才不敢追杀我。”

听了黑衣人的解释,陈家主略做思考,看了眼脸色憋的通红的黑衣人,随手把他扔在地上。

黑衣人跪地剧烈咳嗽,瑟瑟发抖。

“不管什么原因,既然任务失败了,那你也……”陈家主声音愈加发冷。

“家主,我还抢到了那小子的储物戒指。”黑衣人赶忙出声打断,他知道家主要动手了。

“哦!还抢到了戒指,不错,拿来看看。”陈家主微笑着说道,不过那笑容怎么看都有些冷。

不过黑衣人此时正低头跪地,没有看到这个笑容,双手举着戒指恭敬呈上。

陈家主拿过,笑道:“不错!你起来吧!”

黑衣人心中一喜,道:“谢家主不杀之……”

下一刻,他的脑袋冲天而起,鲜血挥洒长空,这时那个“恩”字才从空中传来。

“不用谢,本来就没打算放过你。你那点小心思还以为我看不出来?”陈家主幽幽的说道。

陈家主转身来到沙发前,恭敬的递出戒指,道:“大人,这是那小子的储物戒。”

阴翳男子接过戒指,精神力一扫,顿时冷哼道:“三百多万属性灵币,挺富有嘛!不过,我记得我要你把人带来,现在离拍卖会结束已经不远了。”

显然男子不认为这是贺阳刚的全部家当。

“大人放心,这次我亲自去,绝对万无一失。”陈家主保证道。

“我不管你是有失还是无失,到时候见不到人,那刚才说的那些都免谈。”男子盯着眼前的屏幕,头也不回。

陈家主身体一震,那小子能有造气境灵宠,来头必定极大。如果不能加入天恕联盟,那家族绝对会完蛋。

想到这里,陈家主瞬间不淡定了,正当他准备出发时,有人敲门了。

“进来。”

来人是陈家下属,他在陈家主耳边低声说着什么,而陈家主眼睛越来越亮。

“你说的是真的?”

“亲眼所见。”

“很好,下去吧!”

下属出去后,陈家主再次来到男子面前。躬身道:“大人,那小子已经到拍卖行了。”

“我听见了,你把他带过来就行。”

“是。”陈家主躬身退出。

……

贺阳刚来到拍卖行后,直接去鉴宝室寻找福老,一来是他现在还不知道猫女姐妹的位置,需要他帮忙才行;二来可以寻求他的庇护。

毕竟是拍卖行,那些人总不至于在这里动手吧。

鉴宝室。

“这不是郝公子吗?你不是有事不来了吗?”福老疑惑道。

“我在家修炼,结果有人入室作案,不仅把我之前拍卖白玉果的钱都抢走了,还准备杀我,这紫郡城实在太危险了,我要离开。”贺阳刚开始装可怜,为的就引起他的注意,以此达到保护自己的效果。

福老一听顿时大怒,贺阳刚可是拍卖行的贵宾,他在这里卖的东西可是给拍卖行带来了巨大的收益。

可现在竟然有人要杀他,这岂不是在割自己的肉吗?

“岂有此理,竟然有人敢谋害郝公子子,简直活的不耐烦了。公子放心,在这拍卖行里,绝对没人敢动你一下,除非他们想死。”福老很仗义的保证道。

在这紫郡城,能比他们拍卖会强的势力还真没几个。

贺阳刚心中松了口气,这样应该暂时不会有事了吧!

“那就谢谢福老了。”贺阳刚感谢道。

“哈哈哈!不客气,照顾好贵客也是维护自己的利益,我们也算是利害关系一致

。”福老笑着说道。

“哦!对了,你是要找你那两个店员吧!我本来给你准备了二号贵宾室,现在她们正在那里,我带你去吧!”福老微笑示意。

“这怎么好意思,您还是忙您的事吧!”贺阳刚客气道。

“不碍事,拍卖期间一般很少有人来鉴宝,再说了,这鉴宝师又不止我一人。”

“既然这样,那就麻烦福老了。”

来到二号贵宾室门前,侍女帮忙敲门。

“谁呀!”门内传来肖朱玉的声音。

“是我。”听到她们的声音,贺阳刚也算是送了口气。

“哎呀!紫灵,好像是老板的声音,我们快去开门。咳咳!”房间内肖朱玉慌慌张张道。

“让你少吃点就不听,快咽下去,注意仪表。”肖紫灵无奈道。

门外,听到里面动静的几人面面相觑。

少时,房门咔嚓一声打开,两女站姿端正,肖朱玉嘴角粘着食物残渣,显然是刚才粘上的。

“本来就是为你们准备的东西,想吃就吃,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贺阳刚对着两人微微一笑,顿时把她们闹了个大红脸。

进去后,还不等几人坐下,陈家主带着十来个人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

福老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刚刚说拍卖行内绝对安全,结果现在就有人来捣乱了,脸打的啪啪响。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福老神色不善质问道。

“福收禄,这里没你什么事,你最好不要掺和,否则波及到拍卖行可别怪我没提醒你。”陈家主出言威胁。

他现在也不再有什么顾及了,这事关系着家族的存亡,成即生,败即亡,所以也没必要搞什么蒙面了。

“就凭你陈家也敢如此口出狂言,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福老丝毫不给面子。

虽说陈家也是个大家族,可是对于拍卖行背后的势力来说还差的远呢。

贺阳刚趁着两人争吵时,盯着陈家主面露不善,就是这个人想要劫持自己吗?可他凭什么敢在这里动手?贺阳刚不解。

“我陈家自然是没本事招惹白家,不过天恕联盟可不在乎你白家,他们要的人你也敢挡?”陈家主讥讽道。

福老一听顿时一窒,怎么会是天恕联盟,这可是个惹不起的大家伙。

贺阳刚心中一突,对于天恕联盟他虽然知道的不详细,可也知道这是一个专门对付自己的庞然大物。

首先他想到的是身份泄露,不过随后又否定了,如果是天恕联盟,这阵仗实在太小了。

“你确定是天恕联盟找我?而且用这种方式?”贺阳刚问道。

“那是当然,大人在五号贵宾室等你,你最好乖乖听话。”

原来只是一个人,看来是看上我的东西了,想要强取豪夺,贺阳刚继续套话,道:“那不知道找我何事啊?”

“找你问话,你哪来那么多废话,快走。”陈家主不耐道。

“我呸!想抢小爷的东西就明说,还找这些乱七八糟的理由,真不要脸。”

莆田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阳泉妇科
河池牛皮癣治疗方法
莆田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阳泉妇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