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州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防范金融风险是世界共同面临的挑战

发布时间:2019-10-09 14:26:47 编辑:笔名

北京的早春乍暖还寒,正如全球经济逐步复苏的迹象。2015年,全球资本市场似乎都不太平静,尤其是在中国出现的股价波动,更让中国的资本市场的发展进程广受关注,不但留下可供探讨的话题,也为中国金融监管机构的改革提出又一个挑战。

现阶段,中国将如何提高金融的防范风险能力?比如股票市场出现剧烈波动后,政府应不应该救市?如何救市?由谁来救?如何做好后续事宜?在2016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有关专家对此表达了他们各自的观点。

金融业应回归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质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王兆星从银行监管者的角度提出,防控金融风险不仅仅是中国独自面对的问题,在全球经济增长乏力背景下,也是世界各国共同面临的挑战。

王兆星提到,目前,中国面临的外部环境是各国货币政策出现分化、大额商品石油等价格继续下跌、全球“去杠杆”远未完成,这些因素都将增加金融风险。而内部环境则迎来初级阶段的混业综合经营,跨业跨市场的金融风险被扩大。与此同时,一些社会非法融资活动也会传导到银行体系,在外部经济和内部结构调整的环境下,中国存在上升中的金融风险。

王兆星分析认为,但是中国的金融风险可控、不会引发系统性风险,主要在于,一方面,中国经济仍在调整和改革的进程当中,经济发展仍有较大潜力空间,改革必将焕发出经济新的增长动力和内在需求;另一方面,中国银行业正在逐步增强其抵御风险和化解风险的能力。截止目前,从覆盖率来看,中国银行业的核心资本完全可以覆盖现有的不良贷款。随着银行业的深化改革和经济调整结构,风险将进一步得到控制和化解。

他提出,中国银行业应始终坚持服务实体经济结构升级的需求,自身也要不断地提高风险管理能力。

对此,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也持相同观点,她表示,虽然中国金融客观存在着经济增长速度放缓、人民币汇率波动的外溢效应、中国高债务率的不确定性、银行业不良资产率,以及企业债券的信用风险等的问题,但是不会出现系统性风险。

不过最让她担忧的是全球过度依赖货币政策累积的金融风险。吴晓灵提出,国际金融正面临着过度运用货币政策、持续量化宽松,以及负利率政策带来的投资资本套利行为,这些将无助于发展实体经济。各国都应重视调整经济供需结构,引导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解决实体经济的供需平衡。

如果各国将主要的精力不投入到实体经济和科技创新,而是紧盯央行政策,吴晓灵认为世界经济将没有希望。黄金和货币一旦脱钩,就会引发全球信用膨胀,产生不可预知的风险。她希望引起各国关注,包括各国政府的协调行动。

中国应在发展直接融资市场上下工夫

吴晓灵认为,中国经济基本面较好,下一步应在发展直接融资市场上下工夫,提高直接融资比重,让居民有更多的投资机会。

从2015年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披露的2013年全球债务来看,相比其它各国,中国整体债务率并不突出:居民债务率低、企业债务较高、银行业状况好于发达国家平均水平,处于中等偏上。数据还表明,中国银行业的不良贷款完全可以通过整体债务结构调整,以及发展资本市场化解金融风险。

同时,中国政府已经提出“去杠杆”、高度重视债务等金融防范措施,关键要凝聚社会共识,用“一分任务、九分落实”的态度,真正把改革措施落到实处。比如增强汇率、提高机制的灵活性,减少投机者的套利空间;保护非公经济,平等对待所有经济主体,减少财产的非经济性流动;准确界定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强化市场法治,降低因政策的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等。

麦格希财讯集团总裁、首席执行官道格拉斯.彼得森先生提出,中国是世界最大的资本市场之一,但是目前金融市场多元化程度仍显不足,尤其是在转型的现阶段,未来将如何增强金融抗风险能力?道格拉斯.彼得森建议,一是建立多元、透明、监管健全的金融市场,设计更有质量、更丰富的金融产品来满足各类投资机构和投资者的需求;二是提高相关政策的预期稳定性,建立更透明、更有预见性的稳定的货币政策体系,让市场对未来更有信心;三是发展企业债券市场,比如韩国的企业债券和银行贷款比例占45%,而中国仅占15%,说明中国直接融资仍有空间;四是建立相应的基准,让金融行业更为专业,使各方投资者能够更好地进行分析;五是提高金融监管制度的明确性和稳定度。他表示,中国现有的分业的监管制度容易忽视系统性风险。

各国均应建立风险机制解决市场波动性问题

摩根大通国际董事长雅各布.弗兰克尔认为,市场波动性是其天然特征,各国都应有足够的思想准备来建立市场波动风险机制。他引用了丘吉尔说的一句话:市场就像降落伞,一定要确保降落伞在打开的时候是能够正常运作。

雅各布.弗兰克尔以论坛上提出,金融风险的管理者首先应思考如何避免发生冲击?如果无可避免的发生冲击的情况下,如何进行管理?如何将负面影响控制在最低点?各国都需要打造低杠杆的壁垒、更好的资产质量。历史总会重复出现,金融危机的预防需要透明清晰的数据、各国政府实施的相应的制度。国际金融体系若是没有监管部门之间的协作和协调,就不足已形成一个公平的国际金融环境。

另外,在应对冲击时,各国不仅要提前做好预案和准备,还需要独立而强大的央行、稳定的市场、稳定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有效的经济结构政策,并且,执行部门要能够实现价格稳定、金融稳定等等合力打造而成的健康金融体系。最后,他建议各国推行灵活的汇率进行开放性的外贸活动,消除区域性保护主义。

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表示,中国对信贷风险仍须保持高度的警惕性。在过去35年里,世界金融系统一直处于高风险状态,形成的主要原因是短期内信贷大幅度增加,而导致的长期恐慌。其中,银行业是风险最为集中的地方。一个银行出现问题,其他的银行也将受牵连,说明金融系统的整体设计存在不足。各国应从宏观层面设计出各自相应的政策以降低系统风险上升的速度,从微观层面,则要设计抗周期的手段,制定更高的资本要求和更好的流动性管理方法。

亳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晋中好的男科医院
通辽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亳州治疗龟头炎方法
晋中哪家医院治疗男科